2018年国内最赚钱的油企:全年营收2.77万亿,平均每天净赚3亿元

作者:手工活赚钱日期:

分类:手工活赚钱-专注分享免费的网上赚钱项目

近日,根据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公司2019年工作会议获得的信息,中石油2018年实现总收入2.77万亿元,总利润1105.6亿元。平均日收入75.9亿元,净利润3亿元,居国内油气行业首位。作为中石油的同道,据中石化发布的财务报告显示,2017年9月30日至2018年9月30日,该公司实现收入2.073万亿元,总利润599.8亿元,与中石油相差甚远。然而,“三桶石油”之一的中海油(CNOOC)在过去两年中并未获得重大利润,2016年净利润为6.37亿元,2017年净利润为246.8亿元,与中石油和中石化相差甚远。

中国石油

中国石油公布的具体数据显示,2018年中国石油在国内外生产了2.8635亿吨石油当量,同比增长4.5%。加工原油2.0731亿吨,同比增长4.7%。成品油销售达到1.9996亿吨,同比增长9.6%。天然气销售达到1807亿平方米,同比增长13.2%。平均每天生产约78.5万吨石油、56.8万吨加工原油、54.8万吨精炼油和4.95亿平方米天然气。

众所周知,除了地理位置之外,中石油和中石化主要负责国内石油勘探和生产,而中石化的主要业务是提炼进口石油。2018年前三个季度,国际油价飙升,原油价格飙升,国内92#汽油价格一度超过8元/升。作为一家能够独立生产石油和炼油的企业,中石油的原油成本自然比中石化购买进口石油低得多,因此利润更高。

另一方面,在2018年初的勘探中,中石油旗下的长庆油田探明地质储量超过48亿吨,成为中国最大的油气生产基地。这也使中石油抓住了国际油价波动上升的机会,2018年石油产量同比增长4.5%。

中石油的炼油化工基地

此外,我们还可以看到,2018年中国石油天然气业务同比增长13.2%,这也是中国石油页岩气开发取得重大突破的结果。2018年,中国石油页岩气产量达到42.6亿平方米,同比增长41.2%。川东南盆地已发展成为中国最大的页岩气生产基地,日产2000万平方米,年生产能力超过70亿平方米。随着页岩气的发展,居民使用的天然气价格预计会下降。这也是好消息。

与中石油在2018年取得的重大突破相比,中石化在2018年遇到了困难。首先,前三个季度受到国际油价上涨趋势的冲击,导致原油进口成本上升。第四季度,据报道中石化在原油投机中损失数十亿美元,相关人士被解雇。事实上,中国石油的油价冲击与石油期货投机的损失有很大关系。据了解,由于石油市场看涨,相关人士以70多美元的价格购买了3000万至7000万桶原油。然而,随着2018年第四季度原油价格的大幅下跌,损失严重。

中石化的加油站

中石油和中石化前几年遭受的巨大损失,实际上与国际原油价格上涨有关。早在2008年,国际原油价格就升至每桶147美元。为了减轻对国内经济的影响,国家将国内成品油价格调整到每桶80美元左右。这一时期的差异由国家财政和“三桶石油”分担。因此,国家为“三桶石油”补贴了600多亿元。现在,随着国家石油工业在世界上的分布,海外油气权益的产出逐渐增加,在一定程度上降低了国际原油价格对“三桶石油”表现的影响。

最后,让我们总结一下每个人最关心的油价。2018年,国内油价调整24次,其中上调13次,下调11次。最终结果是汽油价格每吨降低了415元,柴油价格每吨降低了400元。现在,92号汽油已经恢复到6.5元/升左右。每个地区的具体价格都与运输成本有关,而且不一样。目前国内油价高于美国(4.7元/升),略低于英国(10.66元/升)、法国(11.12元/升)、日本(8.52元/升)、韩国(8.34元/升)等国家,处于世界中等水平。

手工活赚钱电影院最赚钱的是爆米花,不是电影票

《反常识经济学1:生活中的经济游戏》(美国)史蒂夫·兰德伯格中信出版集团

中国许多电影院的财务报表揭示了一个有趣的现象,手工活赚钱,即放映电影给电影院带来的利润远远低于爆米花等小食品的利润。事实上,这种现象在美国等国家和地区已经出现很长时间了。它起源于20世纪30年代,当时美国许多陷入严重经济危机的电影院,由于爆米花生意,勉强挺过了难关,然后把它作为主要的利润来源。

爆米花已经成为电影院的主要利润之一。毕竟,这与电影院卖多少昂贵的爆米花有关。这也成为经济学家和社会学家感兴趣的话题。

一个非常简单的原因是电影院通常不允许电影观众带爆米花和其他会产生垃圾的食物。因此电影院自己的爆米花是独家的。然而,在美国著名经济学家、芝加哥大学数学博士、罗切斯特大学经济学教授史蒂夫·兰德伯格(Steve Landsberg)看来,独家经营并不是电影院爆米花如此昂贵的原因。电影院爆米花价格高的秘密在于运营商成功实施差异化定价。差别定价在我们的生活中并不少见。最典型的例子是,老年顾客往往可以首先掌握超市的折扣信息,而中年顾客更擅长从电子商务应用程序(e-commerce APP)中“抢”优惠券,因为这两个顾客愿意花特殊时间获得上述优惠信息,从而成为经济学家所谓的价格敏感群体。

差别定价有时会导致关于价格歧视的争论。近年来,美国一些著名大学,包括哈佛大学和麻省理工学院,已经开始针对申请人的家庭收入状况“个性化”学费。汽车和房地产经销商也精通这种方式。然而,精装书比平装书贵得多,而且差别远远大于精装书的成本。出版商知道,大多数愿意购买精装书的读者都是为了满足收藏要求,而不在乎这种差异。

回到电影院,爆米花价格高的问题。根据史蒂夫·兰德伯格(Steve Landsberg)的解释,电影院将电影票的价格与爆米花的价格分开,使得电影票的价格看起来非常便宜,这成功吸引了大量愿意付费的顾客。然而,爆米花的高价是专门针对那些愿意为看电影购买食物的顾客的——所以电影院宁愿给电影票打折,也不愿给爆米花和其他食物打折,这可以提高电影院的营业收入。

史蒂夫·兰德伯格(Steve Landsberg)备受赞誉的代表作《反常识经济学1:生活中的经济游戏》出版于1993年。现在,它已被修订,以包括20世纪90年代和本世纪的案例内容,以及更详细和有趣的分析。这本书涉及人们日常生活中的许多琐事。从经济学的角度来看,它告诉人们经济思维的逻辑如何不同于人们的直觉思维和习惯判断,以及这种差异在多大程度上导致人们决策和行为的偏差。

例如,在书的开头,作者谈到了诱导的力量,并指出安全带等安全设备,在增加事故生存概率的前提下,在一定程度上增加了司机的违章率。这本书还讨论了大公司雇佣名人代言产品的合理性。名人代言的直接“转移”购买实际上很难估计,但史蒂夫·兰德伯格(Steve Landsberg)提醒道,明星代言传达的最重要的信息实际上是企业对其业务运营的信心,所以他们愿意花费大量的广告费用进行宣传,这类似于银行大楼的豪华装修。本书引用的两个例子很好地区分了直觉思维、常识判断和经济理性。

相关阅读

关键词不能为空
极力推荐